二马人主-大众日报数字报

  •   1934年重阳节前一天,驻扎泰山的冯玉祥将军,为唤起广大人民群众抗日救国,一行21人赴胶东乳山进行走访、考察活动。归来途经章丘毕家村,此时,天色已暮,人困马乏,经冯将军应允,一行欲想在此暂住一宿。

      进小村南去300米远,只见一处古朴典雅、松柏遮蔽的三清道观,一行人马便在此驻足。道长马秀廷刚闭门回房,忽听得门外马嘶人喧,便回身探首查看究竟。冯将军的赵侍卫官忙近前表明来意:“冯将军率部路经贵地,天色向晚,想在贵处借居一宿,不知尊意如何?”马道长见众人虽系行伍,但个个面颜和善,举止有礼,便躬身探臂微施进门礼,“请进”,众人渐次列队而入。

      马道长一面请冯将军进入厢房落座,一边速叫其弟马瑞廷向庄长王化堂报告,请他前来作陪。斟茶敬烟后,马道长笑容可掬地打量着这位名声在外的反帝将领,只见冯将军体驱伟岸、气貌非凡,身着玄布大褂,足蹬圆口布鞋,上下朴素装束,平凡中带着威严。

      这时,庄长和马瑞廷进屋拜见冯将军,寒暄过后,侍卫官深表歉意,对二位说:“月余来,将军在胶东一带察民情、访贫苦,集会演讲,发动抗日。殚精竭虑,疲于奔波。昨天返归,今夜烦二位作陪在此进餐。”庄长起身笑说:“久闻将军推翻清王朝功勋卓著,汝西北练兵,中原作战,驱帝离宫,长城抗日,真乃忠臣虎将。今日偶见将军一面,实乃三生有幸。”谈笑间,马瑞廷已将酒宴摆妥。

      冯将军为表达谢意,与庄长及道长频频推杯换盏,同酌共饮,对面倾心交谈。冯将军说:“唤起民众齐心抗日是全民族的当务之急,不分民族信仰,不分男女老幼,均有保国守土之重责。办好教育培养一代良才,提高国民素质,当是抗日救亡的重中之重。”

      宴罢,冯将军令侍卫官理账付款,马道长再三拒收,怎奈将军言辞恳切,道长只好收下。庄长恳求将军亲授墨宝,以示存念。将军慷慨应允,令勤务取来随带的文房四宝,挽袖挥毫,笔墨酣畅,在条幅上留下了“二马人主”四个大字。又在右上角竖题“致三清”,在左下角落款处写下“一宵”二字。庄长和道长对将军娴熟、工整的“唐隶”十分赞赏,只是对题词“二马人主”意存不解,心有疑惑。

      次日黎明时分,道长兄弟二人送走了冯将军一行,遂取出横幅墨宝细心观赏品味,几番推敲斟酌,终难消除心头疑惑。于是便再次请庄长来当面释疑。庄长系清末秀才,精读四书五经,胸中颇有丘壑。他将墨宝反复吟咏,坐下立起,锁眉搔首,苦心思索,蓦然间,茅塞顿开,高兴的击掌拍案,朗笑道:“懂了,通了!”

      原来冯将军所赐墨宝乃“回文”,可以正读也能倒诵,从右至左念为“主人马二”,意指兄弟二人以东道主身份对将军一行进行了盛情款待。从左至右诵“二马人主”便可组成“冯住”一词。“致三清”指三清观道人,落款“一宵”释义为一宿。纵观条幅全文,意思便是“冯住一宵三清观。”庄主释罢墨宝全文,三人不禁开怀大笑,既佩服冯将军文采超众,择词简洁、精炼,又羡慕其言辞含蓄,幽默。

      自此,马道长视此为珍稀之宝,藏匿于住房卧室的壁橱之内。岂料竟没能躲避过十年“文革”这场弥天灾祸。1967年初,被一群抄家封门的造反派破门而入,查获橱中墨宝,被当作“四旧”,用竹竿挑着游街示众,并付之一炬,化为灰烬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