马云惊呼天变了背后:移动江湖掀起门派之争

  •   资深电商专家鲁振旺表示,打车软件目前存在价值,主要是看中了打车这种高频次、高质量的移动支付应用场景。由马云发出豪言“杀到企鹅家里去”开始,双方围绕着移动通讯、移动支付、电子商务、互联网金融,以及重头戏O2O领域的交锋,迎来数场高潮。

      1月20日,马云在向阿里系员工发出的2013年终总结内部邮件中称:阿里系生存的“天”与“地”皆变了。“天”意指移动互联网,“地”则指生态圈之“领地”。

      马云希望将阿里系打造成互联网基础服务提供商,他极力构建四大平台:以菜鸟网络为基础的物流平台、淘宝为基础的电商平台、阿里小微集团为基础的金融平台以及基于上述三大平台的数据平台。支付宝,尤其是移动端的支付宝钱包,扮演了入口角色。另一家互联网巨头腾讯以微信为入口,以“微信平台+公众账号+支付”为模式,全面入侵阿里系生态圈,比如将“公众账号”变成“商铺”,直接威胁阿里系电商平台;理财通直接击中阿里金融;腾讯携手华南城则攻向阿里物流平台。此外,腾讯一直在闷声打造自己的数据平台。

      在丛林角斗中,当一只庞然大物突然闯入另一只动物的领地时,一场恶斗便不可避免。互联网“二马”已在打车软件、互联网金融等领域接连争夺。可以预见,未来在地图入口、电商,甚至某一垂直产品市场等,还会不断爆发战争。原因在于“二马”在生态“圈地”运动中存在交集,在交集地带争夺用户的使用习惯及黏性,则成了必然。 (叶书利)

      1月23日小年夜,支付宝推出了一个相当讨喜的功能“发红包”和“讨彩头”。

      有意思的是,网友发现这项功能无法分享到微信朋友圈中。到了26日,腾讯财付通在微信推出公众账号“新年红包”,用户关注该账号后,可以在微信中向好友发送或领取红包。

      业内人士感叹,这一想法让微信一分钱不花就用社交软件让数万用户绑定了银行卡。但是很难说这一创意不是从支付宝获得的“灵感”。

      在上海,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多次使用打车软件后发现,出租车司机对这一新生事物的接受程度高得令人意外。

      上车后,记者发现,出租车副驾驶座侧面和座椅背后贴着“支付宝扫码支付”和“微信扫码支付”的宣传单。方向盘左侧则立着一台智能手机,屏幕上不停跳动着地图信息和接单信息。

      “我现在嘀嘀打车和快的打车两款软件都用,每个软件有5笔奖励,一个软件的奖励额度用完了,就换另一个。不过,从昨天起,支付宝支付我们的奖励从10块涨到15块啦!”司机唐师傅主动与记者聊起了近期“二马”在打车软件领域的圈地之争。

      唐师傅说,仅仅两天,他就从快的打车一家拿到了150元奖励。按照规定,只要使用快的打车内置支付宝付款,或用手机端的支付宝钱包扫描司机的二维码付款,每名乘客每单可得10元奖励(每天2笔封顶),而出租车司机每单可得15元奖励(每天5笔封顶)。

      唐师傅也非常不解地问记者:“这些公司花钱补贴我们也不知道图个啥?快的还有一些服务点专门给我解决软件问题。”

      这是继嘀嘀打车联合微信推出打车补贴政策后,支付宝和微信支付的又一次正面交锋。不过,与微信支付的即时减掉“10元”费用相比,支付宝支付是次日将“10元”补贴返还用户账户。

      盯上出租车司机的除了微信和支付宝,还有终端设备商。小米公司一名内部人士向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透露,该公司考虑联合快的打车向上海部分司机免费提供小米手机,“这是一个非常好的培养移动互联网用户使用习惯的场景。”

      打车软件在国内兴起不过一年时间,原本群雄逐鹿的市场,在资本介入后,已经形成了北有“嘀嘀打车”南有“快的打车”的双寡头格局。

      去年4月,阿里巴巴投资快的打车数百万元人民币。今年1月2日,嘀嘀打车也宣布完成C轮融资,共获得来自中 信产业基金和腾讯公司1亿美元的投资。之前,嘀嘀打车已获得来自金沙江创投的300万美元A轮融资和来自腾讯的1500万美元B轮融资。

      易观国际数据显示,2013年Q3,中国打车APP用户数累计市场份额,快的打车与嘀嘀打车分别以41.8%和39.2%的占有率居前两位,第三位的摇摇招车仅占9.0%。

      随后,支付宝和微信支付开始抢夺线下用户,并大笔烧钱,一时间,形成了全国范围内“打车免费”的潮流。这种残酷的商业竞争,很容易让人联想起两年前国内团购网站“千团大战”时的惨烈。

      快的打车COO赵冬在接受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采访时说,“暂时还不会结束这个补贴活动,我们希望短期内可以培养用户的使用习惯。目前,我们已经看到了这种效果,用户增长速度是非常快的。”

      打车软件若想占据更多市场份额,比拼的无非是软件终端用户谁更多。对于支付宝和微信来说,更看重的则是支付笔数。

      阿里巴巴小微金服品牌与公众沟通部资深总监陈亮对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指出,出租车是一个非常好的应用场景,支付频次高且均为小额支付,“单拿北京来说,起码有6万司机,平均一个司机每天最少有20个客人,如果这些乘客都用支付宝支付,那么留给我们的空间有120万笔。”

      他认为,出租车司机的职能类似普通地推人员,可有效培养和发展新的移动支付用户。“也许你们觉得是在烧钱,但是我觉得这个钱花得非常值。算下来获取一个用户也就十几块钱成本,在互联网行业已经很低了。”

      陈亮还透露,截至去年“双十一”,支付宝移动端支付笔数为1200万笔,目前这一数字已经突破了1800万笔,“两个月时间,移动端支付增长比例达到50%,所以培育更多的使用场景势在必行。”

      现金奖励政策可谓立竿见影。嘀嘀打车官方公布的数据称,微信支付7天内订单超过100万笔,补贴也超过了2000万元。

      央行最新披露的2013年三季度支付体系运行总体情况显示,移动支付业务保持高速增长,共完成业务4.98亿笔,金额2.9万亿元,同比分别增长300.97%和490.20%。

      艾瑞咨询最新数据显示,2013年中国第三方移动支付市场交易规模达12197.4亿元,同比增速707%。其中,转账、还款等个人应用成为主要交易规模来源,移动网购已不再是支撑行业发展的主要场景。

      艾瑞咨询认为,伴随着移动支付技术的发展,线下将成为互联网巨头、收单机构、运营商、银行等多方竞争的核心战场。而伴随着线上市场的逐步成熟,互联网支付企业将聚焦线O市场,以期在线下市场取得突破。

      乱战之中,打车软件的前途变得更加扑朔迷离。快的与嘀嘀打车目前还没有找到自己的盈利模式。

      赵冬对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说,“我们现在的收入主要来自对VIP客户的增值服务,比如收取费用后保证其一定可以用车,还可以安排信用值高的司机为其提供服务等。”

      他还称,未来将会向商务用车拓展。去年,快的打车收购了大黄蜂,大黄蜂专注于服务打车人群中的高端用户,深耕商务车市场。快的与大黄蜂已推出“商务专车”服务,即商务专车+出租车综合出行模式,在大黄蜂的APP中,用户经过几个步骤选择下单。系统后台会将用户的碎片化需求通过数据分析,在数十秒内根据时间、地点匹配订单。

      大黄蜂CEO黎勇劲表示,这种出行模式既增加了高峰段的运能供给,又根据用户出行需求提供差异化服务。而嘀嘀打车开始提供异地约车服务,并与微信平台打通。

      资深电商专家鲁振旺表示,打车软件目前存在价值,主要是看中了打车这种高频次、高质量的移动支付应用场景。一旦移动支付布局成功,打车软件是否还能像现在一样受欢迎很难预料。

      业界最多质疑的是,补贴帮助打车软件在短时间集聚了大量用户,但这样的方式获取的用户黏度能维持多久?一旦取消补贴,这样的支付方式还会受欢迎吗?

      陈亮也相信这一天一定会到来。“没有了补贴,用户使用次数一定会下降,但如果是从7000万降到6000万,也没什么。至少它肯定不会降到原点,这就说明现在的尝试是值得的。”但这也说明,用户出行习惯尚未真正发生改变。

      或许这才是巨头们竞争的动力所在。就在两家激战正酣时,美国打车应用Uber宣布,2014年将大举拓展亚太市场业务,并进入广州、深圳等地。

      与快的和嘀嘀打车不同,Uber通过向司机收取佣金的方式盈利,但这一方式在国内还行不通。支付宝和微信支付的竞争态势也将持续胶着。

      绑定嘀嘀打车,借用社交软件引导用户使用微信支付,只是移动支付战争的一个环节而已。随着O2O业务竞争愈发激烈,腾讯也开始进军阿里巴巴的传统领地移动电商和互联网金融领域。

      在鲁振旺看来,腾讯短期内很难撼动阿里巴巴在电商领域的地位。但在互联网金融方面,腾讯的出击则要凶猛得多。

      上海市民曹小姐告诉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,她开始只是象征性地转了100元到微信理财通看看效果,到现在为止,她先后收到50元、20元、20元三份红包。由此看出,腾讯在这场互联网金融大战中一开始便“土豪气”逼人。

      去年8月,在微信5.0接入支付后,财付通总经理赖志明曾表示,将在微信支付平台上推“类余额宝”产品。

      2014年1月22日,由腾讯与华夏基金、汇添富基金、易方达基金、广发基金合作推出的理财通正式上线。官方提供的数据显示,上线%,超过当前规模第一的余额宝。

      这一成绩让业界再次感叹微信的威力,但是阿里陈亮不以为然。他称,一些“类余额宝”产品,选取某个特殊时间节点,或者以补贴的方式,宣称自己的收益超过余额宝。但从基金成立以来的业绩看,增利宝成立以来,每万份总收益排名全国货币基金首位。“天弘基金在投资中不会追求某几天的高收益,我们更倾向于为投资者提供中长期稳定收益和更多更好的应用场景。”陈亮说。

      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了解到,余额宝上线天内,日平均资金增量约3亿元,规模从截至去年底的1800亿元到上周超过2500亿元,仅用了15天时间。

      一直关注微信的谢先生22日下午1点多购买了1000元理财产品,到晚上10点多,他被系统通知“退款”。但这笔钱在超过三个工作日后,他仍然没有收到。

      按腾讯官方的说法,由于用户太踊跃,银行支付接口出现拥堵,部分交易更新滞后,存入资金可能延时到账。

      企鹅的“脆弱”让网友有些意外。易观国际分析师张萌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:“系统问题一定程度上反应出腾讯准备不充分,与其预期的系统承压能力不太一致。”

      此外,记者体验发现,微信“理财通”只具备理财功能,没有与微信支付的消费场景打通。目前,微信理财通的资金只能存入或取现,不能充值或购物,这与余额宝的功能不尽相同。

      张萌分析称,这也是二者差异化竞争的选择。余额宝的用户基数更大,且完整地与阿里电商生态体系和金融体系打通,能同时满足购物和理财需求。理财通更像是一个理财产品,从这个层面上来说,余额宝覆盖的人群更加广泛。

      目前大多数货币基金的“T+0”赎回都是由基金公司自有资金或银行授信进行垫付,理财通也不例外。

      一位不愿具名的大型国有基金内部人士向记者透露,理财通的垫付模式更为主流,但是这些因素并非决定性。“目前看来,肯定还是余额宝对基金公司的影响力更大,它直接带来的是有支付习惯的用户,而微信平台的用户接受教育还有漫长的过程。”

      因此,张萌认为,微信支付的目的不在于抢占支付宝转账、信用卡还款一类的用户,“微信主要是用来拓展线下支付场景在线上竞争越来越激烈的情况下,线下市场还是等待挖掘的金矿。”

      据腾讯相关人士透露,未来“理财通”也将对接微信支付的生活应用。此外,微信近期也联手易迅网推出了“微信商城”,以此推动腾讯电商发展。

      在互联网金融市场格局尚未固定时,微信采用了“田忌赛马”的模式攻克支付宝的弱项。

      马云在给员工的内部信件中称,公司仍然面临困难,需要争夺超过5亿的智能手机用户。未来的互联网金融领域,马化腾依然是他最有威胁性的劲敌。

      张萌坦言,支付宝目前面临前所未有的压力,不仅是微信,包括苏宁、百度、网易在内的公司都在觊觎互联网金融市场。虽然效果平淡,但对余额宝造成了一定分流。

      同时,她也认为支付宝在短期内依然无法被超越,“支付宝目前的定位已经是个人金融全方位服务的平台,无论是用户量还是交易量,目前依然遥遥领先。”

      随着O2O浪潮的到来,支付宝和微信支付,都会转移至线下应用场景。打车软件为代表的应用场景之争是他们目前争夺用户的突破点。未来,他们还会向人们的衣食住行各领域不断渗透,并展开持续角斗。

      2013年是阿里巴巴和腾讯纵横捭阖、争相布局的一年,2014年则是双方战略思维落地的重要节点。

      由马云发出豪言“杀到企鹅家里去”开始,双方围绕着移动通讯、移动支付、电子商务、互联网金融,以及重头戏O2O领域的交锋,迎来数场高潮。

      业内许多声音认为,微信是腾讯在移动互联网时代拿到的第一张船票,连马化腾都笑称,“没有微信的出现,恐怕我夜里会睡不着觉。”

      微信的存在,帮助腾讯构建了完整的社交网络,腾讯借此可以在商业应用上进一步拓展。反观对手,阿里巴巴虽已构建了看似完整的商业生态,但缺少社交基因令其随时担心用户被抢走。

      去年一年,阿里巴巴通过投资、收购多家企业和合作者,加强在移动互联网和O2O领域的布局。

      2014年,“二马”的门派之争还将继续,甚至升级。大的战略层面上,今年“二马”之争将从两个方向展开:一为战略层面的合纵联横,壮大自家阵营。比如上周一起业界盛传阿里入股某互联网安全服务大佬对抗腾讯。尽管当事各方对这一消息均未置评,但行业新一轮洗牌已是板上钉钉。假如阿里此举是真,将更便于在移动、搜索、游戏方面进行布局。

      另一方面,双方选择在相应的垂直领域边布局边开火。上周另一条传言称,腾讯收购大众点评网深耕O2O领域。目前该传言尚未得到证实,但如果腾讯揽入点评网,将能迅速进入本地生活服务这个万亿规模的市场。

      近期腾讯重金收购甲级地图商科菱航睿空间信息技术有限公司。地图一直被认为是移动江湖又一重要流量入口,腾讯此时加码地图领域,必然将与阿里旗下高德地图展开对攻。

      在这场垂直领地的争夺中,阿里系也不止于防守,攻势可谓凌厉。继高调推出移动IM“来往”,阿里巴巴又非常规地推出手机游戏平台。游戏是腾讯的最大现金牛,社交平台则是腾讯的“中央根据地”,阿里巴巴接连进军此两领域,可谓直接杀入了“企鹅”的战略腹地。